• 中央人民政府
  • |
  • 山东省人民政府
  • |
  • 德州市人民政府

传统舞蹈高跷

来源:区文新局    发布时间:2018-01-31
  德州高跷的表演队伍包括:领伞(指挥,2-3人轮换)、乐队(3鼓6锣)、演员(16人,分8对)。演员阵容庞大、角色齐全(戏剧中的生、旦、净、末、丑均有)而且有名有姓有根有源,表演各有情节各有绝活,这是德州高跷的一大特色,也是它几百年来长演不衰的根本所在。由于历史的原因,高跷的表演者都是男人,但从所扮演的角色来看却是10男6女。在8对角色中,打头的是头佗和英哥,头佗为戏剧中的武松打扮,英哥为戏剧中哪吒装束,二人都双手各执一条约长50厘米的硬质木棒;接下来的一对是醉老道和老座子(女),醉老道似戏剧中诸葛亮穿八卦衣的装束,手执拂尘,老座子则是戏剧中青衣的打扮,手执一把长翎羽毛扇;第3对是樵夫与白蛇,樵夫为戏剧中黄天霸扮相,白蛇为戏剧《白蛇传》中白蛇打扮(后一对中“青蛇”同);第4对是傻公子和青蛇;第5对为渔翁、渔婆,渔翁为《打渔杀家》中萧恩打扮;第6对是傻小子和妈妈娘;第7对是刘二姐和刘二混;最后是瞎子和瘸子。

  关于德州高跷的登场人物有几种说法,一说是来自民间,以渔、樵、耕、读拼凑,伴以插科打诨,自然天成;一说是由戏剧故事如《武松打店》、《刘海砍樵》、《打渔杀家》、《白蛇传》等拼凑而成;还有说是当年梁山好汉久攻祝家庄(亦说登州城)不下,后以踩高跷为掩护智取城池的故事演变而来。不过,从德州高跷的前5对人物来看,以上三种说法似乎都沾边;但从后3对人物来看则明显地有了许多现代意味。这也说明,德州高跷在历史的演变中“与时俱进”也在变革。

  踩高跷是表演高跷舞蹈的俗称,也是高跷舞蹈的基本形式和基本功。“高跷”因演员们踩在高高的木跷(俗称“腿子”)上表演而得名。德州高跷演员们使用的木跷在全国各地的高跷中不是最高但也是很高的。将木跷捆绑在演员的腿上之后,演员的脚离地面要有60多厘米。演员们踩在如此高的木跷上不但要稳当牢靠,而且还要跑跳自如,配合双手和身段表演各式各样的动作姿势。不但要会倒走,而且还要能蹲着倒跳,有时甚至要做站立和跨越、飞脚、鹞子翻身、鲤鱼打挺等高难度动作。

  德州高跷的表演形式有两种,一是在大街上边行进边表演,除踩着“慢三点”的节奏列队行走以外,还按领伞人的指挥进行几种队形变换(如“单串花”“双串花”“别篱笆”等);有时头佗与英哥也舞动手中木棒打几路简单的棒花。二是撂场表演,找一个合适的场地按程序进行高跷舞蹈的整套表演。德州高跷的整套表演程序包括:开场(俗称打场子)、过对(一对对地进行表演)、唱词(唱已基本失传,现多改为说话,即每到一地,根据单位、人员情况说些祝福吉祥的拜年话)、收场(和开场时的表演差不多,但最后要排“象”,也叫“骑马骆驼象”)。高跷队行至某预定地点或被人“截场”后,由于围观的群众很多,所以必须自己打开场子。在领伞人的带领下,演员们踩着“紧三点”(叮个令叮/七个令叮)的节奏,头佗与英哥在前面舞蹈打棒,其他演员紧随其后跑圆场,圈子越跑越大,待跑到可以表演时,队伍按“二龙吐须”分别由头佗和英哥各带一路走圆场,相遇时走“单串花”,打场子完毕。过对,是高跷表演的主要内容,每对人物依次出场,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德州高跷最具特色最精彩最具魅力的地方就是第一对人物头佗和英哥的打棒。相传旧时打棒分上下左右前后三六一十八路一百单八棒。变化无穷、精妙绝伦。前几年德州市德城区柴市街高跷队的领伞人高跷老艺人张书田尚能打出十几路棒花。那四面飞舞、八方开花、节奏鲜明、错落有致、乒乓脆响、出神入化的打棒是任何其他地方的高跷都没有的独特绝活。相传民国时期,有年闹元宵德州城里举办高跷比赛,二郎庙角高跷会的张金荣扮演头佗,“倒蹲”(双膝弯至90度,背朝前跳走)打棒一百单八响,步步登高打上72级台阶12米高的德州南门城楼,艺压群芳,传为佳话。

  头佗与英哥每场一般要打三四路棒花,他们在双手舞棒的同时做着“倒蹲”、“探海”、“背剑”等腿腰身部的高难动作,紧扣鼓点,惊险绝伦,令人目不暇接、叹为观止。醉老道与老座子的表演放荡风趣,醉老道一边做喝酒动作一边走“拌蒜”(醉酒后的乱步),寻机挑逗老座子,老座子则左右躲闪让醉老道丑态百出,令人捧腹。其中醉老道拦截老座子时有个“定步”(双脚一跳猛地定住不动,踩高跷最难的就是不动,因为不动就会摔倒),时间可达十秒钟,非常出彩。樵夫与白蛇出场主要是表演“扑蝶”,白蛇挑蝶,樵夫扑;其中以樵夫表演的“大闪腰”和“甩担子”动作最为精彩。傻公子与青蛇出场表演的主要情节也是扑蝶;傻公子是主角,他像杂技团里的小丑一样有好多的绝活,他扑蝶更扑人(青蛇),嬉戏逗趣,并不时做出“饿虎扑食”、“大鹏展翅”、“猛虎跳涧”、“前跺”、“后跺”、“撂地叉”等高难动作,妙趣横生。渔翁渔婆表演的是捕鱼场面;渔翁甩袖捋髯,或“倒蹲”或“探海”或“鹞子翻身”,把撒网、摸鱼、收网、捉鱼入篓的动作模仿得惟妙惟肖。傻小子与妈妈娘上场踩的是他们专用的“秧歌点”(叮个叮,七呛七),他们主要是插科打诨;傻小子装傻充愣,不仅跟妈妈娘穷逗,而且还与观众中的女子逗趣,轻松活泼。刘二姐与刘二混上场主要是他们之间的“打情骂俏”,偶尔也做些“大闪腰”、“急转身”之类的大动作。最后上场的瞎子与瘸子主要是说些应时的吉祥话,表演上以瘸子领瞎子走“瘸步”为主。因唱词大都失传,所以此环节多被省略。过对之后演员们在领伞的指挥下再上场走两圈圆场并准备收场。收场最精彩的是看场上所有的演员排“象”(俗称“骑马骆驼象”),造型奇巧,场面壮观,为整个表演划一个圆满的句号。

  旧时的高跷会纯属群众自发自愿组织而成。高跷会的头领称会首或会头,一般有1至3人,大都是当地德高望重的族长或高跷老艺人。在多数时候,会首既是组织领导者,同时又是高跷艺术指导和教师爷。会首们有的还负责演出事务,有的负责筹粮筹款,总之都是民间活动的热心人。如今,领导已经变成了村或街道的负责人;粮款大都由集体支付,个别也由热心的商家赞助。德州高跷在活跃当地人民的节庆气氛、丰富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方面起到了重要的作用。